大疆回应被列入实体清单:依然可以在美国销售

来源:极客公园

‘天才’大疆的命运何去何从。

一颗深水炸弹又打破了周末的平静。

北京时间 12 月 18 日深夜,美国商务部网站再次发布公告称,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将 77 个实体列入‘实体清单’。

美国商务部网站先是更新了针对中芯国际技术限制的公告。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表示,‘实体清单’主要是通过管控美国出口商向中芯国际在内的‘实体清单’实体供货的销售许可证,以限制中芯国际获得美国某些技术的能力。如生产先进工艺节点(10nm 或以下)半导体所需的物品将采取‘推定拒绝’政策(不批准销售许可申请)。

随后,商务部更新了完整、新增加的 77 个实体名单。其中,中国企业、高校、个人占据很大一部分比例,包括大家熟知的大疆创新、北京理工大学、北京邮电大学、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等等。

距离特朗普正式离任还有整一个月时间,特朗普政府的牌还没有打完,而本次最新更新的‘实体清单’势必对大疆、中芯国际等企业、机构正常经营产生巨大影响。

深圳大疆DJI 旗舰店|视觉中国

‘雪上加霜’

无论是大疆,还是中芯国际列入‘实体清单’早有征兆。

在今年 8 月中旬,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将华为在全球 21 个国家和地区范围内的 38 个子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并进一步收紧华为从第三方芯片厂商高通、联发科外购芯片渠道。

随后不久,包括路透社等外媒传出,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将中国最大的芯片代工企业中芯国际列入贸易黑名单。从 9 月到 10 月,中芯国际、国际半导体设备暨材料协会(SEMI)均对传言做出声明,直到今天传闻成为现实。

而大疆早在 2017 年起,就数次收到美国监管层的警告。2017 年 8 月,美国陆军实验室和美国海军发现大疆无人机存在‘作战风险’(收集地理资讯、影音等敏感资料),要求美军停止、移除大疆设备,卸除电池、存储媒介。

2019 年 5 月,美国国土安全部表示,对大疆无人机收集数据安全性表示强烈关注。同年,出于对敏感数据泄露、数据安全的担忧,美国政府禁止美国联邦机构购买被确认具有‘安全威胁’国家制造的无人机,并禁止使用联邦资金购买大疆无人机。11 月,美国内政部移除了约 800 架无人机。

与华为相似,美国对大疆的不信任由来已久。

而在现阶段,被正式列入‘实体清单’,无论是对大疆还是中芯国际,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中芯国际正深陷‘内斗’之中,12 月中旬,中芯国际发布公告宣布蒋尚义回归出任副董事长,蒋尚义的回归却引发了连锁反应,导致中芯国际现任联席 CEO 梁孟松提出辞职。

梁孟松作为中芯国际从 28nm 到 7nm 五代技术开发路线制定,以及突破 14nm 工艺制程的关键人物的动荡,将对中芯国际后续技术路线、工艺制程顺利演进影响巨大。

另一边大疆的情况也不妙。

从今年年初起,有关大疆裁员 50% 的消息就开始发酵。8 月初,路透社报道,受到新冠肺炎影响,大疆将对销售、营销团队进行大规模缩减。这一消息被媒体解读成大疆将裁员 1.4 万人,而大疆创新公关总监谢阗地在朋友圈对此回应,大疆总共才 1.4 万人,侧面反击了裁员消息。

虽然报道被大疆反驳,但因疫情影响,大家出行、出游的机会大大缩减,导致消费级无人机应用场景、使用频率断崖式下滑。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大疆消费级产品库存增加,加重了大疆的经营难度。

所以,外部经营环境改变,叠加企业内部经营管理,双重因素对于大疆、中芯国际的影响无异于雪上加霜。

大疆无人机展示|视觉中国

‘天才’大疆的命运何去何从?

‘实体清单’公布后对于中芯国际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一旦中芯国际无法购买制造芯片的关键设备、材料、仪器,如 ASML 光刻机,将无法制造更先进工艺制程的芯片。

而最值得关注的是大疆的‘命运’。

大疆创新公关总监谢阗地告诉极客公园,目前,只知道大疆可以在美国继续销售,其他影响没有人可以回答。当然,‘实体清单’和以往限制的约束力不太一样,具体怎么约束,还需要过几天再看看。

大疆作为国内出海最成功的科技企业之一,在全球消费级,乃至工业级无人机市场的影响力颇深,同时大疆营收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海外市场。

在今年 3 月彭博商业周刊一篇文章中,曾通过一系列数据展示了大疆在美国市场的绝对统治地位。如据 Drone Industry Insights UG 统计数据显示,大疆占据美国无人机市场销量的 77%,其他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均没有超过 4%。而 Bard College 一项研究表明,美国所有 50 个州的政府部门均在使用无人机,其中 90% 由大疆制造。

一直以来,大疆都以极快的速度更新产品,在美国市场上通过性能、价位优势,获得商业成功。包括美国市场上的竞争对手 3D Robotics、GoPro 等均试图挑战过大疆的地位,但都已失败告终。

与此同时,美国市场的成功是一把‘双刃剑’,大疆有近 40% 的营收来自于美国市场。

‘实体清单’公布后,大疆首先需要面对无人机生产供应链的可持续性,与手机制造类似,无人机也有许多关键零部件。

三个月前,日经新闻曾联合研究公司对大疆 Mavic Air 2 无人机进行拆解发现,一台大疆无人机有约 80% 的成品零部件,与智能手机、个人电脑零部件类似,且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美国。比如,控制电池的 IC 芯片由德州仪器(TI)制造;放大无线电芯片、消除噪音的 IC 芯片来自于 Qorvo;GPS 接收器来自智能手表零部件。此外,还有来自英特尔、高通的芯片。

一旦关键零部件被限制,大疆很可能与华为一样,生产制造环节受限。即便找到替代品,成本、性能问题,也将对大疆困扰大疆的市场销售。

正常情况下,大疆零部件成本约为零售价的 20%,比智能手机 30%-35% 的成本还要低。一家日本无人机企业高管表示,相同的产品,我们的组件成本是大疆的两倍之多。可以想象,更换零部件供应商,大疆成本、性能优势如何延续将成为棘手问题。

其次,未来美国很可能大力扶持、补贴美国本土无人机企业。不可避免对大疆美国市场营收产生影响,最坏的打算是大疆彻底失去美国市场,丢掉近半数营收。疫情之下,无人机消费级产品市场需求发生波动,美国市场营收缩减,将对大疆研发、销售体系造成损伤。

当然,事情还在起着变化,‘实体清单’如何执行、落地,尚在评估之中。明年 1 月中下旬,特朗普离任,下届政府如何执行‘实体清单’也尚为未知数。

在不确定下,如大疆创新公关总监谢阗地之前对裁员事件的回应,给大疆一些时间,‘让子弹再飞一会’。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